他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

2019-11-16 08:43

“这种药是用约5厘米高的透明玻璃瓶子装的淡蓝色液体。”当月7日,他带着儿子来到父母家,趁父母、儿子在客厅时,用筷子把盖子戳穿,把鼠药倒在厨房中父母当天做好的菜里面。当晚,老两口只做了一个菜“芋儿烧排骨”。剩下的鼠药流不出来,他就将玻璃瓶子放在洗碗池中砸破,把剩下的药水冲掉。砸烂的瓶子放在了厨房的垃圾桶中。

随后,刘先生的家属报警;同年11月16日,岳某在出租屋内被警方挡获。

近日,锦江区法院作出判决,岳某犯故意杀人罪(未遂),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剥夺政治权利两年。

岳某后来向警方供述,去年10月8日,他又悄悄去了父母家一次。发现自己的钥匙打不开门,才意识到父母已经换锁,于是他找到了开锁匠把门打开,找人拆掉了空调并变卖。在被抓前的一段时间,他就靠着卖空调所得的2300元钱生活。

25日,家人又将他转到华西医院,经抽血检验,医生初步诊断系中毒。同时,老伴岳阿姨也开始出现牙龈出血的症状,经检验也是中毒。医生的意见偏向于两位老人都是中了鼠药,这种毒药剂量不大,一般是七八天,最多十天就开始发作,但无法确定具体为何种毒物。

去年10月29日,张先生夫妻二人再次抽血,并送北京化验。11月4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医学科学院附属三〇七医院毒检室对二人的血液及尿液进行毒物分析鉴定,证实所中毒物为“溴敌隆”,是一种高效杀鼠剂。

法院经审理认为,岳某实施投毒行为后,被害人是因为及时入院,采取积极有效的治疗,才没有造成死亡的结果。岳某的犯罪行为是由于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系犯罪未遂,依法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昨日,成都商报记者获悉,因犯故意杀人罪,毒杀双亲的岳某被锦江区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1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因为长期嗜赌,岳某和父母的关系已变得很紧张。当晚,母亲不让他和儿子在那里吃饭,他就带着儿子离开了。

而当日晚饭前,仅儿子岳某带着5岁的孙子到过家中,而且儿子到过厨房。在儿子走后,夫妻二人才将厨房中盛放在黄色圆瓷盆的烧排骨端出来吃饭。“儿子为还赌账,想要我们的房子,才投毒的。”两位老人说,因为儿子好赌,将自己及爱人所分的房子全部卖了,他们老两口也多次为儿子还钱,小区的人都说经常有七八个人在找儿子,让他还钱。

办案检察官介绍,岳某今年才30岁,他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结婚后,他和妻子有了一个儿子。在搬出父母家居住时,父母还特地给他置办了一辆出租车,希望他有个正当的职业;但他最终毁在了赌博上。

去年10月,家住成都锦江区的张先生突然出现尿血症状,几天后老伴也出现牙龈出血的症状;然而,几经治疗,不见好转。当他们的血样被送到北京检测后,才发现居然是中了鼠药。更令他们感到意外的是,下毒的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儿子自称欠下巨额赌债,想在父母双亡后,用他们的房屋还债。

事发后,张先生回想到,2013年10月7日晚饭后,他在洗碗时发现洗碗池中有玻璃碎碴,当时并没有怎么想。后来,老伴在垃圾桶中发现一个小玻璃瓶,口上还插着一根筷子。“只是因为家中没有这种瓶子,所以印象很深刻。”

另查明,岳某于2003年1月因犯抢劫罪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2005年11月才刑满释放。

去年10月15日,张先生上完厕所后,突然发现自己尿血了。当日下午,在社区医院治疗后,张先生的症状不但没有消除,反而越来越严重,腰部疼得不行。当月17日,张先生转到空军医院治疗。而这时症状已经发展到需要打两针杜冷丁才能止痛的地步,血尿也根本止不住。

岳某交代,因欠下巨额赌债,想在父母双亡后,用他们的房屋还债。2013年10月初的一天,他在锦江区大观里小区路口,从一位推三轮车卖货物的人手中购买了一瓶五元钱的老鼠药“溴敌隆”,此后一直随身携带。

案犯岳某交代,因欠下巨额赌债,想在父母双亡后,用他们的房屋还债。2013年10月初的一天,他在锦江区大观里小区路口,从一位推三轮车卖货物的人手中购买了一瓶五元钱的老鼠药“溴敌隆”。10月7日,他带着儿子来到父母家,趁父母不备将毒药放入父母的菜中。

刘先生的弟弟也说,亲属们也都怀疑是岳某干的,因为只有他才有钥匙,同时他欠下大笔的债务。“哥哥和嫂子都是老实人,没什么仇人。”

Find a National Park by State: